一个茶农的传奇

由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策划拍摄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纪录电影《奋斗时代》,将于近期正式推出。摄制团队利用了2018年一年的时间,通过5个普通人物的故事,讲述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在农业发展、特区建设、科教发展、国企改革、中西部开发扶贫等方面的巨变。

《奋斗时代》新闻发布会现场

据介绍,《奋斗时代》以小人物命运表现大的历史发展脉络,利用纪实的影像手段,展现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喜怒哀乐,主人公的奋斗目标或大到为祖国自主研发航空发动机贡献智慧,或小到凑够房子的首付结婚生子。讲述了福建茶农魏月德、深圳创业青年杨家瑞、清华大学教授柳百成、一汽退休职工李志刚、贵阳大数据工程师潘攀等5个普通人物的故事。

摄制组于2018年8月到福建省安溪县取景拍摄,以茶农魏月德为拍摄对象,反映了中国农村农业农民的发展变化。从最早的农村大包干开始,魏月德经历了从承包到做买卖的经历。他并不只是种田种地,还成为了非遗传承人,并将铁观音市场经营得风生水起,他展现了新时代现代化的农民形象。

上月,纪录电影《奋斗时代》安溪首映式举办时,魏月德现身现场。和镜头里一样,他将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政策大背景下,自己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茶乡少年,成长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制茶大师的创业故事娓娓道来。

张海霞(中)、朱勤效(右)与魏月德合影

一个安溪茶农的非典型发家史

魏月德的人生极为波折——年轻时,做了茶叶生意的他曾腰缠万贯,后来几近倾家荡产,同样因为做了茶叶生意。不过,像他这样能够在狠狠地“摔了几跤”之后,仍然勇敢地站起来的,在安溪茶商中很难找到第二个。

说起自己的早年岁月,如今事业有成的魏月德感慨万千。他说:“当时真是穷得很,苦啊!为了生计,没有办法之下也做了一些在当时政策不允许的事。”

所谓“当时政策不允许的事”,如今看来却是再正当不过的,无非就是比常人多一些商业意识。可现在说起,魏月德的脸上依然有些许不易察觉的愧色。

魏月德没读几年书,很早就下地劳动了。当时,他嫌赚工分辛苦,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样增加收入,终于有了主意———他在自家房前屋后,育起了茶苗,把苗种带出安溪,到长泰、南靖、同安等地跟当地人换些米、面,偶尔还能换得一些现金。那一年,魏月德15岁。

除了卖茶苗,魏月德出门时还会时不时顺便带八九斤茶叶出去卖。“那时候很苦,跟乞丐差不了多少。舍不得去买吃的,就随便找人家要点吃剩的饭菜来填一下肚子。晚上住不起旅馆,经常是到学校的房角凑合凑合,在那种地方,蚊虫叮咬得厉害,根本就睡不好。”魏月德说,最难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随时可能碰到的检查。当时,几乎所有的物品都是不允许私人买卖的,政府将这类私人交易的行为称作“投机倒把”。因此,每次出门卖茶、卖茶苗,魏月德都要想尽办法,将这些东西好好伪装,以逃避检查。

辛苦,确实是很辛苦。但魏月德还是很愿意出去闯荡,因为出去三四天,一趟下来能够挣上5块多钱,顶得上干10天活的工分了,“很划算的”。可惜的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好景不长,魏月德的行动终于被人揭发了。

有人说,魏月德是典型的“不安分分子”。偷育茶苗东窗事发并没有让他循规蹈矩,相反,从育苗卖苗中尝到甜头的他,行事却越来越大胆。16岁那年,也就是1979年,魏月德暗地里向生产队提了一个大胆建议———“偷分田”。也许是这样的提议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也正好当时的那个队长胆子不小,竟然同意了。这样,生产队里每人得到了一小块地用来自由耕种。

分到田的魏月德,马上又育起了茶苗。到了1980年,政策放开,分田到户。这时候,魏月德又大胆地向生产队建议“分茶园”。这个建议又一次被采纳。加上自己先前开垦的茶园,那一年魏月德在茶叶上就有了1担(约100斤)的收成。

那时候,茶叶依然由供销社统一收购,价格相对低廉。为了挣更多钱,魏月德偷偷地把茶叶弄到漳州、厦门等地去卖。这样一年下来,竟也赚了不少,“1000多元吧,对这个数字,我不会忘掉。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挺有钱的。”魏月德说。

搏击商海几度沉浮

“不种不作出外境,好坏都是命生成。有志出门无要紧,固守旧宅永远穷。”说到自己搏击商海的经历,魏月德用闽南话念出了这样一首诗。

1984年,魏月德有了自己的茶叶加工厂,这在当时又是有违政策的,他连工商营业执照都办不下来。直到1986年,他的茶叶加工厂才得以注册,这是安溪首家由私人创办的茶叶加工厂。当时,魏月德在出售茶叶时就已经用上自己的牌子。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他决定到潮汕一带走走。

1986年,魏月德首次带上300斤茶叶到汕头贩卖。此后在汕头的生意不断扩大,每次发往汕头的茶叶都在1000斤以上,一年下来总共卖了2万多斤,赚了1万多元。1987年,魏月德的茶叶首次销售给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这是他从事茶叶贸易的一大突破。这一年,魏月德销售给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的茶叶不算多,只有5000多斤,可到了1988年,这一数字猛翻10倍,达5万多斤,魏月德成了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的指定供货商。

1988年与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的合作成绩让魏月德大喜过望,为此他在当年年底与对方又签下了大单。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春,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因故取消了向魏月德订购5000斤茶叶的合同。魏月德因此损失惨重,赔了十几万元。与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的生意断了,魏月德不得不又走街串巷叫卖起茶叶。

有道是流年不利。在魏月德陷入困顿之时,另一个打击接踵而至。

血本无归的魏月德,背起行囊,携妇将雏,一行4人离开安溪老家。当时,他们只向村里的一位老人借到50元,和他们同行的还有4袋茶叶,大概有120斤。身上钱不够,路费只好用茶抵。到了汕头之后,魏月德租了一间30平方米大的房子,一家人挤在一起,住了下来。随身带的茶叶变卖换了1000多元,付了房租后,一家人连吃饭都困难。

无奈之下,魏月德找同乡担保了80斤茶叶,准备到深圳去卖。本想可以时来运转,到头来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从汕头去往深圳的路上,魏月德遭遇车祸,腿受重伤。带着腿伤,魏月德折回汕头,在家中躺了三四个月,一家人在汕头度过了一段极为艰苦的日子——一日三餐,只能喝粥,有时候甚至连油、盐都买不起,更别谈肉了。

就在魏月德一家陷入绝境之时,1989年农历腊月廿八,一个急着回家过年的老乡往魏月德住处捎放了20袋茶叶约2000斤,托他销售。1990年春节期间,汕头茶叶供不应求,茶叶价格因此一路飙升,从6元/斤猛增至15元/斤。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魏月德竟卖出了6000多斤茶叶,赚了5万多元。

魏月德很高兴,他风风光光地带着一家老小回到山村里,把所有的债务全部还清。身上有了钱,魏月德想把家里的老房子重新修一下,还掏出大部分剩余的钱,把邻居的一栋旧房买下,准备扩大茶叶加工厂。谁知,魏月德刚买完房子,第二天一场大雨导致山体滑坡,原来的房子和新买的房子都没了,他又一次陷入一穷二白的境地。

没办法,还得出门闯荡。1990年秋茶上市前,魏月德再一次孤身来到汕头。凭着良好的信誉,他很快从3家公司获得了1万多斤茶叶的供销合同,并因此获得了10多万元的收益。1991年,茶叶交易开始活跃起来。魏月德再跑汕头,结果相当顺利。

传播茶文化回报社会

“我之所以在家乡搞了几次‘茶王赛’,自己还一定要夺取县里的‘茶王’桂冠,就是想把老家‘铁观音’的名声打出去。”魏月德说,传播铁观音茶文化是每一个茶商的责任。

生意上的几度沉浮,让魏月德越来越意识到了品牌的价值。他发现质量好的茶叶供不应求。为了打响公司的品牌,也为了鼓励茶农制出好茶,魏月德决定搞一次茶王赛。贷款2万元,进行了周密的准备,1992年秋天,魏月德的茶王赛如期举行。

茶王的奖金高达3000元,还请来了中国茶界泰斗张天福亲任赛事提纲评委,主办活动的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民,而且还是贷款举办,所以,这场在安溪一个偏僻小山村里举行的茶王赛,一下子轰动四方。

茶王赛结束之后,魏月德把参加茶王赛获得前15名的200多斤茶叶以100元/斤的价格全部收购下来,并将这些“茶王茶”带到汕头,只一转身每斤便卖到300元—500元,创下了安溪铁观音在当时全国茶叶市场上的最高价格。难怪有人说,魏月德是从茶王赛中挖到第一桶金的人。

此后,魏月德一发不可收拾。1996年,魏月德更是拿出几十万元,举办了规格更高的茶王赛,赛出的“茶王茶”竟然拍出了16万元/斤的天价,中央级媒体纷纷报道了此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推出许多茶王的魏月德渐渐意识到,卖别人的“茶王茶”只是短期效应,要想获得可持续发展必须自己戴上茶王的桂冠。他开始苦心钻研,为了拼配出一泡好茶,甚至可以两天两夜不睡觉。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魏月德如愿以偿,成了一名茶王级的茶商。

在安溪茶铁观音和自己公司的品牌打响之后,魏月德的人生道路就走得顺畅了。虽然也遭遇过款项讨要不成致资金周转困难、三四车茶叶被海水泡掉而血本无归等挫折,但每次他都能挺过来。对此,魏月德觉得除了依靠品牌力量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诚信。

2003年春,香港的张先生预购几十万元的成品茶,可魏月德看到当年的茶质不比2002年,就实话告诉他,并建议他找其他厂家看看。张先生不信,他认定了一定是有好的买家提前认购了,魏月德才会这么摆谱。

于是,张先生带领了十几个茶叶专家及茶师,到安溪茶市上收购了三十几个茶样,并特地到魏月德的公司也买了几个茶样偷偷换了包装,逐个编号。带着这几十个茶样,张先生一行找到了魏月德,假意让他帮忙定价,以便自己跟其他茶商砍价。“这一泡应该是80元—100元,这一泡应该是100元—120元,这一泡是我们公司的,这一泡不是我们公司的……”经过一番仔细的斟酌,魏月德给出了几乎与事实完全吻合的答案,让在场的所有人佩服不已。经过仔细鉴定,张先生一行发现魏月德的茶叶质量虽因天气原因不比往年,但与其他厂家比起来,同等价格的茶叶质量还要高一些。于是,几十万元的订单签下来了。

魏月德的信誉,由此可见一斑。

几次茶王赛,不但叫响了魏月德及其公司的品牌,也提高了铁观音的身价与文化含量,提升了安溪茶铁观音的品牌形象。对此,魏月德有自己的一套朴实看法。“小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鸡蛋会比鸭蛋贵呢?想来想去,我想到了一点。那就是鸡会做宣传。鸡下完蛋,就到处‘咯咯咯’地叫,直到主人来捡蛋,并讨到点吃的,才肯罢休。而鸭子呢,一下完蛋,就往河里奔,往水里扎,一点也不引人注意,下的蛋还糊着体内的脏东西,所以人们都骂它‘臭鸭蛋’。现在我卖茶叶,也是这样,得把自己的品牌树起来,得多为自己做宣传。”

说到传播铁观音茶文化,魏月德说这是每一个茶商的责任。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其中,最大的手笔无疑就是建成全国首个铁观音文化园。为了建成这座文化园,魏月德花费的资金当以千万计。该园集茶品种观赏、茶文化展示为一体,园中还有一个铁观音茶史馆,收藏了古今中外茶史茶事、茶具茶器,探索铁观音历史轨迹,还原铁观音发展历程。

魏月德说,花大钱建这样一座文化园,要想取得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是不可能的,“我的目的也不在这里,而是想保护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一步弘扬安溪铁观音文化,在几百年茶乡文化积淀的基础上,饮茶思源,回报社会”。

茶农、茶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铁观音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茶文化传播者,如今的魏月德,拥有着多重身份。这些身份,他最看中的是哪一个呢?“茶农!”魏月德的回答很干脆。“一个是感恩,感恩改革开放。这些受益能够从40年来的点点滴滴中体现出来;一个是要努力,要奋斗,要坚强,要坚持;还有一个是责任,是担当,要把我们安溪铁观音做得更好。”

紧贴安溪实际、鲜活生动的《奋斗时代》展现了以魏月德为代表的安溪茶人的奋斗故事,引起不少现场观众的共鸣。有观众说:“这个影片给我们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魏月德先生的创业故事,我也是这个年代的人,觉得很亲切,魏月德这个人非常淳朴,对铁观音非常敬业。从《奋斗时代》这个纪录片中,我们感受到魏月德大师对传承安溪铁观音传统工艺的执着,还有吃苦勤劳的精神,值得我们新一代茶人学习。”

改革开放40年来,茶乡安溪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叶铁观音,富裕茶乡人。“靠自己骨头长肉”的安溪人,坚忍不拔,负重拼搏,凭借安溪铁观音这株神奇伟大的植物,以“一叶”兴带“百业”旺,实现贫困脱帽步入小康,一举进入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行列。1978年,全县茶园面积64458亩,产量1543吨。2018年,全县茶园面积623108亩,全年茶叶产量达到6万多吨,涉茶产值达175亿元。40年间,全县茶园面积增长近10倍,茶叶产量增长了43倍。与此同时,安溪连续10年位居全国重点产茶县首位,入选“2018中国茶业品牌影响力全国十强县(市)”,安溪铁观音连续3年位列全国茶叶类区域品牌价值第一。

(张海霞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局原副局长,《奋斗时代》总顾问

朱勤效中央新影集团影视资料部主任,《奋斗时代》总导演)

首页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