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耕身:至少评论还可以撑起很多东西

编者按:12月15日~16日,2017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颁奖暨第十三届红辣椒时评研讨会在湖南安化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为:融媒体时代的评论话语表达创新。杨耕身、郑根岭、魏剑美、顾建明、肖余恨、魏猛、杨新敏、薛龙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高校教授、媒体评论员、评论作者齐聚一堂,建言献策。以下为知名时评家杨耕身的发言:

(知名时评家杨耕身在时评研讨会上发言)

刚坐在台上的时候,我有一种身份错觉,就是我到底是干嘛的?因为从职业的角度,我现在是一家企业的公关,那么这家企业是什么呢?就是3亿人都在拼的,拼得多省得多的拼多多。现在这份职业的身份认同很重。所以在某种程度上,相对来说,这个评委的身份认同就弱了一些。但我刚才想,这个不对,因为既然来了这个场,见到一些老朋友,还是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的一员,而且对我来说,评论是一个成就了我的东西。从这个角度说要感谢这个,所以,如果要让我说评论还有什么价值的话,那就是它在很多时候让我们在可能没有什么方向,没有什么支撑自己的时候,至少评论可以撑起我们很多东西,可以让我们走很长时间路,可以改变我们很多事情。这就是评论带给我的一些东西,直到现在,我依然受益于这样的评论,这样的一个文体这样的一种创作。这是我想说的,也是我的反思,就是说如果这样的一个生存错觉的话,那么我的错觉肯定是错的。

说到今天的研讨主题,关于融媒体时代的评论话语。其实我觉得这真的不是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说,不论在任何什么表达形式的年代,不论是任何语言和话语体系的年代,我们所有的写作者从来都是被裹挟的,被推动的,也是被改变的。必然是这样。要不你被时代改变,要不你就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们只能是这样的一种选择。而且对我来说,我的一个判断是,我们现在的这种评论势必是要改变的。

这种改变我觉得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在都市类媒体的时事评论比较发达的时候,我们一直认为时事评论应该有很多启蒙的作用,有很多讲述常识的这样一个功能。这个就是我们所谓的价值判断。但是我觉得未来它的改变必然是从价值判断走向事实判断这样一个过程。会越来越走向一种高端的评论体系。另一个是,另外一种体系会越来越草根化,比现在我们所谓的草根化更加草根化。不要说因为我们是草根,所以我们发表的评论就是讨论,不要说我们的评论写得不好,所以我们的评论就是草根,这不是这样。所以说这只能是评论势必要改变的。

实际上我觉得,在我们讨论这样一个问题的时候,我确信有一些改变已经在发生或者正在发生。所以当我们在网络上去追王五四的很多作品,或者六神磊磊的很多作品的时候,你们觉得它是一种评论吗?我觉得是。你觉得它跟以前的评论是一样的吗?不是。所以说我确信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已经被改变的东西。那么,至于传统媒体层面的这些东西,到底跟这种被改变了的评论生态有什么区别,我觉得这是学者专家们可能要去关注的一些东西,对我们一个写作人来说,也可能确实要思考这样一些东西,或者是愿意被它裹挟,愿意被它推动着去改变,去寻求一个新的突破。

(本文据录音整理,有删减,未经本人审阅)

首页体育